恩人

作者:胡炎

章武七岁那年,在河边玩耍时不慎坠入湍急的河水。正在附近放羊的曹贵一个猛子扎进去,费了半天劲把章武救了上来。曹贵上岸的时候,呛了一肚子水,吐得直翻白眼。以后,逢年过节,章武的娘都要扯着章武,拣家里最金贵的东西,去谢曹贵。曹贵先还客气,后来就习以为常了。章武长大了,挺棒的一个小伙子。这年,章武去外面打工。章武娘说,挣了钱别忘了你贵叔。章武说,我知道。章武给娘寄钱的时候,也不忘给曹贵寄些。曹贵老婆嗜赌,总输。没了本钱,就找章武娘,一迭声说,手气可真背,输得肚皮贴脊梁了哩。章武娘便拿出钱来,说,妹子,不多,先用着。曹贵老婆说,过几日就还你。章武娘说,还啥?孩儿的钱不就是你的钱。转眼,曹贵的儿子要娶媳妇了。曹贵就晃晃悠悠地来到章武娘家。曹贵说,武他娘,这阵武在外咋样?章武娘说,他叔,孩子一切都好,你放心。曹贵说,武是我搭出老命救的呢,孩儿离家在外,少不了牵挂。章武娘说,孩儿也惦着你呢;曹贵说,这就好。眼下我儿娶媳妇,急等钱用……章武娘便把章武寄回的钱都给了曹贵,说,家底都在这儿了,你拿去吧。曹贵捏了捏,嗯一声,走了。过几日,曹贵又来了。曹贵说,钱还缺一大块呢,如今娶个媳妇,咋着不也得三几万。章武娘有些为难,说,他贵叔,我这儿实在拿不出了。曹贵说,给武发个电报,叫他想想法。章武娘张张嘴,没话。钱寄回来的时候,外面却来了信,说章武病了。章武娘心急如焚,忙去了车站。见到章武的时候,章武脸色惨白,手也只剩了一只。工友说,章武去卖血,干活时打不起精神,手给机器轧了……娘抱着章武的残臂,泪如雨下。章武没跟娘回来。章武说我这算工伤,老板会赔我一笔钱的,老板还答应我,让我看仓库。一日,曹贵喝了些酒,红着脸来到章武家。曹贵说,听说武出了事,哎,要是我在,他就不会……章武娘流着泪,说,蒙你操心了。曹贵说,我不操心谁操心?我把武看得比我亲儿子还亲哩。曹贵咳了一声,又说,听说,那边赔了一笔工伤费?章武娘犹豫一下,没言语。曹贵说,这阵子,家里不是这事就是那事,穷得揭不开锅呢。章武娘说,我这儿也不宽裕。曹贵就瞪了眼,说,咋?怕我跟你借钱?不认我这个恩人了不是?别忘了,要不是我,章武早没命了!章武到底被辞退了。回到家,也做不得田里活,整日便闷在屋里,发呆。曹贵时时来,说,武,我欠了人家酒钱哩。武,我欠了人家烟钱哩。武,我儿子买车缺钱哩……章武娘终于沉不住气了,说,他贵叔,总得给俺留几个吧。曹贵出了门,就在村里嚷开了,什么忘恩负义了,良心让狗叼了,这世上做不得好人了……曹贵老婆也来助阵,两人把个村子搞得沸沸扬扬的。

上一篇:命运
下一篇:老街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