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作者:陈永林 

刘伟没想到去张家湾的路这么差,泥土路路上仅铺了一层石子,石子铺得不匀,厚的地方厚,薄的地方薄。石子也粗碎不匀,大的碗口样大,小的蚕茧样小,路面这里一个坑,那里一个坑。有的坑洼极深,可埋下半个车轮。

车开得极慢,但刘伟还是感到极颠。方向盘左右乱晃,车也忽左忽右地往前冲。刘伟把方向盘握得更紧了。

后面来了吉普车车,司机不停地按喇叭让刘伟让道,但路太窄,刘伟把车停下了,吉普车还是过不去。司机对刘伟说:“你开快点。”

刘伟说:“这路实在不好走。” 路中间有一个深坑,刘伟为绕开深坑,把方向盘尽量往路边上打,迎面来了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因为是下坡,自行车快得飞一样。刘伟忙急刹车,车停下了,但自行车还是撞到了刘伟的小轿车。骑自行车的人也摔倒在地上,脸破了皮,血流了一脸。骑自行车的人十八,九岁的样子。

“我送你去医院吧。”

“没事,你给点钱我,我自己去医院看。唉哟,我的脚也好痛,骨头千万别断了。”

刘伟问给多少,那人低下头说“你给五百吧。”刘伟二话没说从包里掏出五张一百元的递过去,那人接了,放进口袋。然后上了自行车,走了。

后面吉普车的司机说:“那人明显是讹诈。你的车停在这,他自己往你车上主撞,把你的车撞掉了一大块漆,你还给钱他?”

刘伟不想再说这话题:“到张家湾还有多远?”

“最多六里路”

前面有一岔路,刘伟上了岔路,给吉普车让道。刘伟肚子有点饿了,刚好有家小饭店,刘伟便下车吃饭。刘伟点了三个菜一个汤。半个小时后,菜才上来了。

一个小时后,刘伟到了张家湾。

刘伟把车停在村口,下了车,向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人问路:“大叔,请问一下,张金锁的家在哪?”

“张金锁家?你一直往前走,见到门口栽有两棵柏树的就是……你找张金锁干吗?张金锁考上了大学,却没钱交学费,急得关在房里哭,也不理人,你是给他送学费来了?”

刘伟不出声。

事实上,刘伟的提包里放着一万块钱,这钱准备给张金锁交学费。当刘伟进了张金锁家的门时,啊了一声,刘伟认出了张金锁就是刚才那个骑着自行车往他车上撞的人。刘伟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走。

回城的路上,刘伟的车开得极快。

此后,刘伟变得多疑了,同人家做生意时,总怀疑人家骗他,总要左试探右试探那人是不是诚心同他做生意,还要左调查右调查这人的人品怎样。一些客户见到刘伟这样不相信自己,就找别的公司做生意去了。刘伟的公司便逐渐走下坡路。

几年后,刘伟再支持不下去了,主要是拉不到业务,另外资金也跟不上。就在刘伟灰心丧气,准备宣布公司破产时,省城一家公司的经理竟主动向刘伟做一笔大生意。这笔生意若做成了,刘伟就可挣一百多万,他就可熬过这一关,东山再起。

刘伟见了那家公司的总经理,觉得很面熟,却一时又想不起在哪见过面,那公司的老总似知道刘伟想什么,便说:“是不是觉得在哪见过我?……我就自报家门吧。我就是那个几年前骑着自行车往你车上撞,你给了五百块的那个人。”

“想起来了,你是张金锁!”

“张金锁是我孪生哥哥,我叫张银锁。说实话,我不是故意讹诈你,我只是要去外闯,可我没有路费,当我撞上你的车,才临时有了讹诈你的想法。也真多谢了你这五百块钱,要不,我可能还在乡下。那就没有今天的我,是你改变了我的命运。”

“可你也改变了我的命运……要不我的生意也不会做成这样。对了,你哥哥现在怎样?”

“他早已疯了。”

“疯了?”

“还不是没钱交学费,读不了大学。我哥最喜欢的事就是念书。”

刘伟听了便一个劲地叹气。

张银锁问刘伟为啥叹气时,刘伟说了:“你知道吗,那回我带了一万块钱,准备捐给你哥念大学的。唉,你也改变了你哥哥的命运。”

敲一敲热透了的胸腔,会发出平原汉子般透彻的声响,堂堂正正地立着,任你有风吹雨打,我将是一面不倒的墙!

上一篇:孝子
下一篇: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