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子

作者:王蒙

孝国本名严正,以孝立国得名。孝国孝廉名申极孝。有五子,曰大孝、曰至孝、曰忠孝、曰哀孝、曰苦孝。五孝子一个比一个孝,登峰造极,无以复加。

申极孝四十岁时,大孝买来人参蜂王精,至孝送来针药胎盘素,忠孝则力陈此两样用多了易上火,配齐了西洋参加麝香、天麻、地黄,谓唯这样用药才能补而不燥,预防癌变。哀孝更在黑市上换了外汇,购来东洋造按摩椅,一通电,各关节俱能揉来推去,遍体酥麻,血脉流通,延年益寿。苦孝见状不敢怠慢,献血凡六次,晕倒八次,用所获银两为乃父购得了各种健身器械,哑铃、健身球、拉力器。大孝见状道声惭愧,送来汉医研究院制订的营养食谱,并按谱供餐。至孝起性,包了海滨疗养院一个床位和甲级西餐伙食,恭请老父受用。忠孝则请来法国按摩师,并谓电按摩椅伤中气,只有美女按摩才能阴阳协调,五行康适。忠孝此举引起了四孝兄弟的强烈抨击,谓引美女来按摩父体,无异毒害老父,是可忍孰不可忍?

如此这般,五孝齐努力,直把一个老父孝得不知如何是好。申极孝每天又吃人参又吃西洋参,又按摩又玩健身球,又吃营养餐又练哑铃,又住疗养院又注射胎盘素,这般如此,只觉得头晕脑胀,腹满脾虚,上滞下泻,内火外寒,病不打一处来。终于,在四十七岁上卧床不起了。

大孝大惊,请来中国名医,扎针拔罐,气功推拿,汤药草药,狗皮膏药,丸散膏丹,药枕药帽,一月过去,略有见效,未能根本好转。

至孝至怒,谓中国是第三世界,能有什么现代医学?有也是伪医学。他不惜重金从美利坚合众国请来多克特儿,光检查身体就用了三个月时间,CT、B超,钡餐切片,针刺脊髓,脑电心电,脑流血流,大小二便,取痰取发,听肺听心,摄影透视,电脑验光,黑尾黑箱,三个月后申极孝只有入的气没有出的气了。美国多克特儿诊断说此公患的是爱皮西爱克思外贼综合并发症。无特效药,可服用阿斯匹林与卧床休息。

忠孝甚忠,顾不得与中国大夫美国多克特儿周旋,见父亲一天瘦似一天,心痛难熬,每日子午时间向上苍祈祷,只求借阳寿于老爹。一日,在最为激动之时用利刃割下自己屁股上一块肥肉,熬了汤一跛一拐地给父亲送去,两眼泣血,献股汤于老父,申极孝饮了一口,哇地呕吐出来。

哀孝哀哭,哭声震天,哭声惊动了满朝文武,奏明圣君。圣君指示:第一要采取一切措施给申极孝治病,不许治坏,只许治好。第二要授予申极孝桃李奖及育英堂主称号。第三要将哀孝选入翰林院,并为之铸铜像半身。三项指示传到,太医太傅百余人为申极孝会诊,闹腾得申极孝口吐白沫,眼翻白珠。苦孝叫苦连天,将父亲的病,大哥的迷信中医,二哥的崇美拜洋,三哥的愚昧迷信,四哥的沽名钓誉,全部写成了纪实文学。纪实文学发表后,共得到来信一千二百封,各种处方九百另四十四个,他将这些编辑成册,献给父亲,然后到国外领取文学奖金去了。

终于,五孝俱尽,老父一命呜呼,死后哀荣,难以尽述。五孝事迹,难以尽叙,最后最后,将老父埋在了中国广东的一块风水宝地之上。

不久前,笔者在我国深圳特区碰到了申极孝君。笔者大惊,问道:“先生仙逝多年,奈何来此地淘金?”申君摆手示意我莫要高声,道:“孝子离开我后我即大好,逃出棺木坟冢,落荒此处,先生中原文士,定当发扬人道之主义,莫叫我老儿再落入孝子之手也。

下一篇: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