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墙外的火灾

作者:胡逸仁

围墙外山上突然发生火灾,依山而建的美丽校园理所当然受到威胁。墙内外的树木早已越墙而吻,结成连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个理儿有谁不懂?临墙而建的教师宿舍楼更是危在旦夕。有老师斟酌再三终于掏出了手机,没有手机的刘老师早已一溜小跑,寻到了校长办公室。在办公室的隔层里,校长正视着麻将桌,手里紧扣着一对幺鸡,用耳朵和鼻孔与刘老师对着话。他顺利地胡了个清一色。他把桌子一拍,很严肃地说,去看看。

那火越来越猛了,又爬高了一层天,蘑菇状的烟雾与扑面而来的热浪似冷艳的妖女,捕着你的眼睫毛而来。院子里兴奋而紧凑地聚集了人山人海的师生。

教导主任率部迎向校长。

校长问:报警了吗?

教导主任说,报了,看看火不会自己灭就报了。

政教主任问:是不是把搞摄影的李老师叫来,抢拍点照片,以后也能搞个防火教育专题展览?

后勤主任问:是不是把学校所有的灭火器都清理一下,再赶紧买点新的来,以防上级检查?

学生干事问:是不是把所有学生都叫进教室,出乱子就不好了?

校长边走边听,未作答复。

学校元老陈老师激动地问:校长,组织点体质好的学生救火行不?

校长扭过头,说,不太好吧,出事了怎么办?

陈老师紧跟着校长,说,要不,组织点年轻力壮的男老师,控制一下也行!

校长着急了,说,不行,不行,老师也赔不起!

大伙儿都沉默了,总得想个办法呀!

不远处的人群忽然騷动起来。原来,几个年轻教师和一大群自告奋勇的学生要自发去救火;不少女生在积极地收集他们脱下的衣服;部分学生已跑步去宿舍拿水桶。

校长火了,冲领头的体育老师喝道:干什么干什么,就你能啊,你负得责起吗?

体育老师的号召力受挫,止了步子硬着脖子活生生将一口抵触情绪吞了下去。校园里的一切都踩了刹车。

校长点燃了一枝烟。会抽烟的主任都点起了烟。

校长将烟头猛地一扔,吩咐道:大家听好了,教导主任组织十四周岁以上的男学生和所有男老师,分成几个组,指明骨干负责;后勤主任把校医叫来,并联系镇卫生院,作好准备,顺便搬几箱矿泉水来:政教主任与镇政府汇报一下,请他们拿个主意;学生干事把多余的学生管好并在电话机旁值好班……

一直站在楼顶对事件默默关注的刘老师对下面喊道:好了好了,火下去了下去了,镇政府和村民冲上去了,哦,领头的是武警!

校长把手一挥,果断地喊道:老师和学生恢复教学秩序;所有行管人员和党员,上山!顺利地胡了个清一色。

上一篇:爱的掠夺
下一篇:幸运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