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包子和一个包子

作者:孙峤

昕考取大学了,是复读一年才考取的。

昕的父母望子成龙,终如愿以偿,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高兴!于是,决定为儿子办一桌谢师宴。

琪和坷两位老师,被邀请参加了昕的谢师宴。琪是昕现任毕业班班主任,坷是昕原校毕业班班主任。

琪和坷同是某师范大学的同班同学,一同分配到某市任教。两人在校论德论才皆不相上下,因各人背景不一样,琪被分配到重点高中,坷却被分配到一所普通高中。

琪和坷在不同的学校都带毕业班。琪带的班的学生都是全市拔尖的,高考升学率在全市名列第一。一炮打响,名声远扬。学生居然做了老师成名的敲门砖。从此琪身价百倍,获取丰厚奖金,各种荣誉接踵而至,什么优秀教师、劳动模范之类,均非他莫属。并被破格晋升为高级教师职称,工资就像发面馍一样,一下提高四五级。

坷所带的毕业班,在高考中剃了个光头,坷班里的学生都是招的人家剩下的“三类苗”,剃光头那是不足为奇的,甚至是理所当然的。

坷偏偏不认这个理。他坚信勤能补拙,难道“三类苗”就不能考上大学吗?从此,他对学生实行因材施教,扫除学生心理障碍,调动学生学习积极性。他鼓励学生说:“学习好比赛跑,落在别人后边的人,不一定永远落在别人后边,只要用更快的速度,就能赶上别人,甚至超过别人!”整整三年擂下来,坷一身掉了二十多斤肉。班级在参加高考中,仍然吃了个零鸡蛋。但坷的努力,成绩是显著的。有三分之一学生的考分,均在离录取分数线20分以内。有个考生昕,仅差一分,而名落孙山。

坷本想把昕留下来复读,在来年的高考中,用他稳可以打破鸡蛋壳。可惜昕的家长仍是向往重点高中,认为孩子的中考分进不了重点,而复读分是完全可以进的。于是,将儿子送进重点高中插班复读,班主任就是琪。

果然,昕在第二度参加高考中,金榜题名,被省内一所重点大学录龋

昕的父母为考取大学的儿子摆下一桌谢师宴,感谢学校和老师,其中包括小学、初中的班主任,当然也特别邀请了坷。

坷认为自己是一个失败的老师,不愿去那种场合露脸,而拒绝赴宴。但在学生和家长恳切要求下,盛情难却,只得勉强参加了这个谢师宴。

于是,琪和坷两位老同学,在谢师宴上又一次碰面了。琪自恃功臣,傲气十足,旁若无人,完全不把坷放在眼里。坷见琪那个趾高气扬的样子,就觉得恶心,心想谁比谁强多少,只不过学校比别人占得好罢了。

在谢师宴上,家长敬酒最多的当然是琪,把世界上好听的词语都搬出来恭维琪。琪被捧上了天,云里雾里,只见他移杯换盏,喝了一盅又一盅。在酒兴中,琪似醉非醉,口若悬河,自诩曰:“学生只要进我的班,就等于一只脚踏进了大学的门槛……”

一旁被冷落的坷,悔于为他人作嫁衣裳,心里极不服气,轻蔑一笑,也站起来举盏同琪干杯。饮毕,给琪讲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寺庙里的小和尚,独自初出化缘,走街串巷,十分劳累。忽觉肚中饥肠辘辘,便走进一家熟食店用膳,一餐吃了五个包子。出店之后,似觉肚子仍未饱,就再进一家饮食店去吃,又吃了一个包子,这才觉得饱了。小和尚自言自语地说:“早知道这一个包子一吃就饱了,先就该上这里来吃。”

坷讲完故事,众人轰然大笑。只有琪没有笑,脸上的肌肉立刻凝固起来,红一阵,白一阵……

上一篇:郎哑巴
下一篇:爱的掠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