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满信赖的葡萄酒

作者: (新西兰) 聂茂

刚开始来的那会儿,因为心急,在二手市场花八十块钱买了一个冰箱,将就用了二个月,觉得这冰箱冷藏效果不好,加之有点杂音,耗电量也大,就想着将它卖掉,另外再买一个。

因为买一个新的冰箱要花一二千新币甚至更多的钱,我觉得没有必要。只要好用,买一个二手的、质量好一点的冰箱也不错。

由于不是很急,我懒得出去跑,就写了一个小广告,将自己对冰箱的大小、款式和三百元左右的承受价格都写上了,用传真的方式发给了免费刊登这类商品信息的《路特报》。

广告登出后的当天晚上,我就接到一个当地人打来的电话,说他家有一个冰箱,用了不到四年,大小、款式和价格都符合我的要求,他想卖掉,问我是不是感兴趣。我问他住在什么地方,他说在剑桥镇。我一听这地方,有点犹豫了,因为那是距我们住的汉密尔顿市有三十多公里的路程。但我又知道,只用了四年的冰箱买了的时候花了一千二百多,现在卖给我才三百块钱,实在很划算。到新西兰久了后,对洋人说的话从来不用怀疑,他说是四年就一定是四年,决不会把本来用了七八年的说成四年。而且他说是结婚时买的,他还尽可能找到收据给我看。我说那倒是不用了。只是远了一点,我说,我的车子后面没有拖把,而且即使我从朋友那里借来一个带拖把的车,我也不敢开高速。因为我知道去剑桥镇有一段是高速公路。他说,他可以送货上门。

既然如此,那就敲定了。我说,“行,我不用看了,你明天送来给我吧。”因为,一般来说,买这样的大件,是要提前看看“货”的,以便人家送上门来,而被拒收,弄得彼此尴尬。

那人说,“对不起,我现在还要用一阵子。大约一个多月吧。”接着他告诉我,他正在办理去美国的移民,一切都差不多了,只要签证到手,他就将冰箱送到我的家里。

原来如此。怪不得冰箱这么便宜。洋人就是这样,他只要觉得给你造成了不方便,他就自动降下价来。

正因为这样,我就更加相信他所讲的冰箱的质量。

我说,“行了,你先用吧。等签证到手了,就送来给我吧。”

那人很感谢我的宽容和信赖。

谁知这一等可真是考验了我的耐心。因为事情有了变化。

一个多月后,那人突然打来电话,对我说,对不起,签证还没有批下来,他还在等待之中,因此,冰箱还不能送来给我,并问我是不是还要买他的冰箱。

我想了想,说,“行吧。你继续等吧。我还是买你的冰箱。”

这一(文章来源:华夏酒报·中国酒业新闻网)回,他没有说要等多久。大约他知道那不是由他说了就作数得了的。我也没有问。既然已经答应等他了,再问也没有用。

何况已经等了这么久,何况我还有个不大好的冰箱凑合着用。

这期间,又有两个当地人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有符合我的要求的冰箱卖。我甚至还忍不住去距我家较近的一个老太太家去看了看那个冰箱。的确也是个很不错的冰箱,只是体积大了一点,使用得久了一点,但还可以讲一点价,大约二百八十元就可以买下来。

我对老太太说,让我回去想想,再给她回话。

其实用不着多想,我完全可以当时就拍板买下来,对剑桥镇的那个卖家,打个电话告诉他就是了,反正我一分钱押金也没有出。他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我相信,即使买了这个冰箱,他也觉得在情理之中,一点也不会埋怨我的,而我也不觉得亏欠了他。

但是,回到家,我还是给老太太打了个电话,说谢谢她了。让她卖给别人吧。我在心里对我自己说,不买她的冰箱有两点理由:一不是最理想的冰箱,我以为剑桥的那个冰箱最理想;二是为了一份信赖。我是一个中国人,我要让洋人觉得咱中国人是讲信用的。我的确是这样想的,一点也不想把自己拔高。只有出国后,你才真正意识到“中国”二字在你心中的份量。

这样一等,居然等了半年。就在我因为学习忙差点都要“忘记”冰箱的时候,一天晚上,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剑桥打来的。那人有一点不好意思地问,“你还要我的冰箱吗?”

“你的签证来了?”我反问道。

我们都很兴奋,说好第二天他将冰箱送上门来。

翌日一早,他与一个朋友开着货车果然按照我提供的地址将冰箱小心翼翼地送到了的家。

啊,真棒的冰箱!是最流行的款式,无氟,全封闭的,乳白色,真比我想像的还要理想。一个朋友买了一个二手冰箱,比这个差些,还花了五百元呢。

我真是太高兴了。

两位洋人不让我动手,将冰箱完全摆好,才笑盈盈地看着我,仿佛在说,“怎么样,哥们?”

我赶紧付钱,并请他们喝中国茶。

但他们说不了,太忙了。

就在他们转身出门时,卖主变戏法似的从蔸里掏出一瓶葡萄酒,像发奖般庄重地交到我手里,一字一句地说,“这里面装的全是信赖。”

我握着这瓶葡萄酒,握着这带有洋人体温的沉甸甸的信赖,我的眼眶慢慢潮湿了……

品悟:信任是一种有生命的感觉,信任也是一种高尚的情感,信任更始一种连接人与人之间的纽带。人与人之间如果生活在相互欺骗和相互防范之中,朋友对我们来说算什么,我们有要到哪里才可以找到纯洁的由于?

我们在要求别人信任自己的时候,不要忘了,也要慷慨地信任别人。

上一篇:我是小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