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路虎的男人

作者:秋泥

开路虎的男人又高又胖,他行走在临河里小区的时候,保安就在他身后指指点点,那个人不好惹,你们都长点眼,听见没?说这话的是保安队长,他在传达物业经理的指示。每每进了新人,他就会传达一次,没进新人的时候他也会把这些话挂在嘴边,时刻提醒大家别给自己找事。

临河里小区刚入住那会儿,家家都在搞装修。基础装修就一定会用到墙砖和地砖,也一定会用到沙子和水泥。可是,如何把这些东西运上楼去呢?大家都犯难了,因为电梯不让用,保安整天家狗似的看着。如果用人工往上扛呢,十层以下还可以,往上呢?不但没人干,就是有人干,你也付不起工钱。你想,把成吨的沙子水泥扛到二十楼,你该给人多少钱呢?给少了,你自己都不落忍;给多了呢,沙子就成了金子价。

这时,小区里就来了一伙搞吊装的人,他们搬来了两台卷扬机和几盘粗大的绳索,扯起一条“老四吊装队”的横幅就算开张了。他们包揽了这个小区所有的高层吊装业务,以及所有砸墙、搬运等力工业务。他们给了物业多少钱没人知道,就知道他们从来都是一口价,索要的吊装费和人工搬运费也是差不多的,用他们的话说,谁让你们这里是高档小区呢。

这样一来业主们就难以承受了,难以承受也没有办法,自从这伙人入驻临河里小区以来,力工费用就涨了一倍。外面的力工虽然便宜,却不敢进临河里小区干活,他们都说:那是四秃子的地盘,借我们十个胆儿也不敢进去讨活计,四秃子是社会人儿,包揽着十几个小区呢。

也有人不信邪,就是开路虎的男人。他买了一大车高档的墙砖地砖,又运来一车沙子水泥,指挥装卸工往电梯上运,开路虎的男人住在十九层。保安闻讯赶来了,谁呀谁呀!没长眼睛啊!布告可写着呢,擅用电梯运沙子水泥墙砖地砖罚款……人叉着腰,横在电梯门口不让搬。开路虎的男人迈着大步“噔噔蹬蹬”地赶过来,抽出腋下的皮手包,抡起粗大的胳膊一下子就把那保安搧了个跟头。那保安被打的哇哇叫,忙不迭地用手台喊人。一会的功夫,一群保安簇拥着物业经理咋咋呼呼地赶了过来。 物业经理是个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上前就问:为什么打人?我们是按规定办事……

开路虎的男人视他们为空气,他仰着硕大的头,用眼睛吊着天花板说:

临河里小区的一切东西都是业主的,我用我自己家的电梯运东西要他妈谁管?都给我滚一边去,等我运完了东西再去找你们算账……我说话从来不说第二遍!

女经理张了张嘴,像似要说什么的样子,但还是咽了回去。她看见开路虎的男人说话的时候两条眉毛上下蠕动,好似拧着劲的大毛虫,她看着就胆怯。女经理挥挥手示意保安都撤了,走到外面说,别激化矛盾,咱们回头找他。

这就等于默认了!挨打的保安觉得窝囊,就捂着腮帮子跑去找“老四吊装队”的人,因为一旦开了用电梯上货的口子,直接损害的就是吊装队的利益。

吊装队那帮人一听就躁动了起来,他们扔下手里的活“呼啦”下赶了过来,有人还顺手抄起了木棍子、铁扳手……领头的是一个穿着红裤子的瘦子,黝黑的手臂上布满了刺青。一伙人风风火火地赶到开路虎的男人面前的时候,就鸦雀无声了。开路虎的男人压根儿就没拿眼角夹他们一眼,仿佛这些人在他眼里就是一堆虫子。红裤子的嗓子有些发干,他自觉和眼前这个胖子是对不上夹儿的,就给老板四秃子打电话。

四秃子赶到临河里小区的时候,已经有两辆微型面包车先行赶到了。院子里的保安看见面包车上的人捧出一捆捆用报纸包着的东西,扔在座位上,报纸散开了,滚出一堆把长短不一的砍刀。还有一个戴鸭舌帽的人在车里把一把双管猎枪压上火,然后用衣服包裹着,夹在了腋下。他们和四秃子汇成一处,向开路虎的男人走去。

这时,开路虎的男人已经卸完了东西,正在给装卸工付钱。可能是忙乎热了,开路虎的男人脱下黑色T恤,搭在肩上,用一双大手“啪啪”地数着钱,一身白肉 “簌簌”乱颤。四秃子等人围上去的时候,天色已近傍晚,西天挂着血红血红的火烧云,千丝万缕,像似被什么东西撕碎的。

保安们这时候就躲到了很远的地方,这场面,他们连上前劝架的勇气都没有,他们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那个通风报信的保安更是连肠子都悔青了,这要是出了人命怎么办呢?这样想着,他的腿就不停地发抖。

四秃子上前指着开路虎的男人说了句什么话,开路虎的男人抬起头也跟四秃子回了句什么话,这时,有趣的一幕发生了,四秃子那伙人中好像有人认得开路虎的男人,大家很快就嘻嘻哈哈地说笑起来。四秃子是个又高又瘦的男人,怎么说,应该和开路虎的男人身高不相上下,可是,他跟开路虎的男人握手的时候,深深地弓着腰,这样看上去他人就显得矮了半截。

自那个傍晚以后,临河里小区的业主就再也没见过吊装队那伙人,好像一夜之间都蒸发掉了,又好像是从来没来过临河里小区一样。业主们可以大大方方使用电梯运东西了,保安们见了只是劝说,运沙子的时候要注意别弄撒了,电梯坏了最终是大家的事。至于开路虎的男人呢,物业工作人员都敬而远之,甚至连上门催缴物业费的勇气都没有。

上一篇:打错了
下一篇: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