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出来亮汪汪

作者: 李新春

急速地掠过每一寸草地,马上的人儿衣袂飘飘……

为什么马头琴的声音那样忧伤?一切是那样令人柔肠寸断而又酸楚无奈……

女人坐在电视前娓娓垂泪。

这才是爱情哩。没有杏花烟雨江南,只有秋风骏马塞北,只有剑气如虹,只有那茫然间的爱恨交错。只是,只是罗小虎还会来么?

丈夫出外打工了,三年啦啊整三年,女人一直护身如玉。

满月如盘,梧桐花香甜地飘落,荡漾着缕缕温馨的颤动。

窗外,有隐隐的歌声飘来:

“月亮出来亮汪汪,亮汪汪,

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

妹像月亮天上走,天上走,

小河淌水清悠悠,清悠悠……”

女人知道,那是男人在用歌声传唱着心中的寂寞,也是唱给她听的。

女人推窗望去,月色如水,那灯,犹在隐隐摇曳。

哥呀,针儿刺破手,都没有你哼的小曲让人心颤。春天总是太短,命运叫人无奈。在我如春花美丽绽放的时刻,你没有勇气向我表白,错过了花期。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为了我你至今未娶。可我已是他的人了呀。

我恨你,的确是恨你,就像这村头的河水无声无息。

男人终于再次来到了无数次魂牵梦萦的窗前。

那苗条姣好的身影依旧亭亭玉立。

男人就那么痴痴地站在梧桐树下,一动不动。

女人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小板凳。

哥呀,你也不小了,也该娶媳妇了。

唉,哪里再去找像你这样好的人。

都是庄稼人,会过日子就行了呗。

可俺总也忘不了你。

他拿出一个玉镯子,捉了她的手腕。他看到了她优美白皙的脖颈,一道眩目的光芒,使他想到了南海观世音菩萨。

一缕青草的香味从她身上淡淡溢出,使他微微地醉了。

她的手柔柔的,如玉雕,白里透红。

颤巍巍地,玉镯在她的手腕上泛着暗绿,玲珑可人。

夜风穿户,月华如水,月朦胧鸟朦胧人也朦胧。

女人的目光像含着一首诗,令人无限怜惜。

他们只是默默无语,蛐蛐儿犹在弹奏着迷人的小夜曲。

一滴泪在她腮边悄悄滑落,好咸好涩。

她取出千针万线为他做的布鞋,让他试试合脚不。

他想起了豫剧《倒霉大叔的婚事》里常有福接过魏淑兰做的那双布鞋时说的那句话“大小都中,大小都中”,忙把这句话也对她说了。

她怯怯地笑,说你真实诚。

去山外吧,外面的天地大着呢。他说。

那一定很好看。她的眼神里流淌着向往。

让我看看你的手指。他说。

她翘起了兰花指。

他在她手指上轻轻地捏了一下,就一下。

她的心又温馨地颤动了,依稀昔日重现,恍若少女时代的她正与一个白马少年在后花园里私定终身。

当他的手揽住了她半月型的腰,她的眼前旋有无数蝶翼飞舞。

忽然,一种茫然间的爱恨交错,又使她猛地推开了他。

你走吧,一把钥匙只能开一把锁。我不能……她将玉镯褪给了他,叹了一口气。

他的背影渐行渐远。隐隐传来女人嘤嘤的哭声。

电视上,玉娇龙打马立在悬崖绝壁,风拂起她的秀发,美丽而又沧桑。她轻轻一跃,如一只粉蝶飘向万丈深渊,身边落英缤纷。

这才是真正的爱情哩。女人哭了又笑了,女人笑了又哭了之后,看到了窗外一轮团圆的月亮正皎皎挂在梧桐树梢。

那月,好大好亮。

下一篇:很爱很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