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的女人

作者:晁耀先

女人的第二个男人死时,女人30岁,孩子才3岁。

办完丧事,女人把孩子交给邻居玉兰嫂,出了一趟远门儿。女人虽然没有说去哪里,但玉兰嫂知道她去函谷关了。那里有个算命的,方圆百里都有名。

女人的命很苦!当年,女人和母亲像一片树叶随着家乡的洪水飘了出来,飘落在这座村庄里,母亲灯油燃尽,倒头在村头的乱窑。村里人可怜她,帮她葬了母亲,像栽树一样把她栽到了村里,她的丈夫叫王有才。王有才无才也无财,但却有一身力气和一副好德性,浇得她这棵树枝繁叶茂。然不承想,冬天修大寨田,一块锅盖大的土坯掉下来,正好砸在王有才的头上,他一下子就无声无息了。

过了一年,她又嫁给了村人刘石头。刘石头是采石场的炮工,不久他们有了小石头。石头把女人当心肝,女人娇艳得像枝头的花朵。又是一个不承想,男人那天放炮,一块鸡蛋大的石头竟要了他的命。

女人来接孩子的时候,什么也不说,只是一味地哭。玉兰嫂知道肯定不是好卦,也不多问,只陪着流了些眼泪。这孤儿寡母的,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日子再难也要过!女人带着孩子跟着大家下地干活,孤单而又贫穷。

一天,女人从村东的垃圾场过,几个大娘大婶在里面乱刨,出于好奇,她走了进去。她们告诉她,这里头有别人丢弃的玻璃瓶子,破衣服旧鞋,拾回家清理分类,再卖到废品收购站,能换几盏煤油灯钱。她也跟着拾起来。第一次卖废品,女人卖了两毛钱,激动得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觉,这灯油钱和油盐酱醋钱总算有着落了。

从此,女人下地干活,胳膊下面总夹着一个化肥袋,碰到碎纸片,罐头瓶,玻璃渣都拾回家,石头给她娘儿俩留下的三眼土窑洞,两眼成了她的废品仓库。女人靠在生产队里挣工分和捡拾废品,竟也能勉强维持生活。

一天,玉兰嫂领着一个男人来了,男人慈眉善目,手里提着几包点心和糖果。女人明白过来后,本来晴着的脸突然阴了下来,低着头不说一句话。玉兰嫂看出她不愿意,也不勉强。正扯着闲话,不想,石头竟撕开了点心包,抓起一块就往嘴里送。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几包点心对一个孩子该是多大的诱惑呀!女人突然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从椅子上跳下来,冲了过来,对着石头啪就是一巴掌。孩子哇一声哭了,满嘴食物还没有顾上咽下。女人三下五除二收拾了桌子上的东西,塞到男人怀里,推着他往外走。

男人莫名其妙,他不知道这个俊俏的女人怎么了,他一个吃商品粮的怎么就配不上她了!

男人走了,玉兰嫂说你就是再看不上眼,也不能那样待人呀,传出去谁还敢给你再提媒?女人哭了,说嫂子你不知道……玉兰嫂不等她说完,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就是忘不了石头吗?说完转身走了。

女人摇了摇了头,苦笑了一下。

后来,不管谁给她介绍男人,女人一概拒绝。

农村土地包产到户,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好事,终于不吃大锅饭,终于可以吃饱肚子了,可对一个女人来说简直是灾难,犁耕耙耱,女人有几个能干得了呢?村子里人既然敢把她这棵树栽到村里,就有责任让她活着。收种之时,女人的地总是最早一个种上,最早一个收完,女人只干些女人该干的活儿。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小石头长大成了大石头,居然考上一所著名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的那天,大家像约好似的,全村人都放起了鞭炮,鞭炮声此起彼伏,比过年还热闹。女人只知道流泪,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村里人又像约好似的,都来女人家里祝贺,你留三块她留五元。

石头上大学走了,又有人说媒,说找个帮手,孩子上大学也就有人供了。女人还是不肯,这一不肯,外面就有了女人有病的传言,从此再也没有人给她说媒了。女人不管,整天像游魂一样,起早贪黑,在村子里转游,每天都会提回几大袋。

石头大学毕业,在大城市里有工作,有了房子,要接她去,她死活不去。儿子结婚生子,让她帮着带孩子,她也不去。儿子不解,儿媳妇不解,村里人更是不解。

女人就这样做着她拾破烂的营生,一年又一年,白了头发,驼了腰,渐渐像一头拉不动犁的老马。

女人突然病了,竟是晚期肺癌。石头回来后,女人让石头叫来了村里的领导。女人吩咐石头从坑洞里拉出一个化肥袋,倒地上,只听哗啦一声,满地滚的都是钱,一分二分,一毛两毛,一块两块……

女人说,总共是123890.85块钱。我们的命是村人给的,石头上学也是村人供的,我无法报答大家呀!这点钱就交给村里了。

大家惊呆了,想不到这个拾荒的女人竟有如此举动!

这时玉兰嫂挤了进来,说了一件大家意想不到的事:那年函谷关一卦,说她克夫克子,所以女人死活不找男人,怕再害人,也不到儿子家去住,怕妨着儿子。

大家又一次惊呆了,落泪了。石头更是哭得像个泪人。

上一篇:相亲
下一篇:校园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