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动一时的人

作者:(日)星新一

骑在龟背上的浦岛太郎正由龙宫在家走,怀里紧紧抱着龙宫仙女赠给的珠宝箱、他对着身下正在岸上游去的龟说:

“我的故乡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那可不知道。反正您在龙宫里逍遥自在地游逛的时候,世上已经过了几百年。”

就在龟说话的时候,从头上掠过一个发着金属轰鸣的东西。

“刚才飞过去的是什么东西?把耳朵都要震聋了,浑身是银色的,是不是鸟儿?”

“鸟儿没有那么大,也不会飞得那么快。恐怕是人们制造的什么东西吧。”

“说得很对,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从前的老朋友恐怕都死了吧?也没有人能认识我。世上的一切大概全变了。我的头脑已经落后,也不会有人理我。今后我要在孤独和寂寞中了此余生了。”

“假如您不愿意回家,还可以返回龙宫。”

“不,我还是回家,人们想看看故乡的愿望,比什么都强烈,这用道理是难以说清的。”

“是吗?啊,眼看就到海岸了。本想和您从容话别,但这里水的滋味和气味实在受不了,请允许我马上回去。好,再见!”

说着,龟就匆匆告别而去。

这样,浦岛太郎踏上了想念已久的故乡海岸。他和从前走时一样,年轻力壮,穿着一件短蓑衣。

虽说是白天,但他那奇怪的样子,立即引起人们的注意。在围拢过来的人群中有一个人说:

“是电视剧在拍摄外景(location)吧?在多少频道(chanel)播放?哪个单位赞助(sponcer)的?”

这些问话使浦岛太郎瞠目结舌。这个人所用的单词,他一点也不懂。这时就听另一个人说:

“你说的不对。这个人大概是坐什么东西来的。就象最近流行的一个人坐什么东西横渡大洋之类。他偏离了预定目标,所以漂到这里来了。”

“……”

“您当然是不愿意轻率地发表意见。那好,请等一下。我去和报社联系一下。三十分钟以后,就会有新闻报道的人员赶来采访。首先请允许我给您拍第一张照片。好,咔嚓!”

太郎被周围这不寻常的景象弄得提心吊胆。看到太郎的不安,另一个人说:

“你们的心肠都太好了。这个人形迹可疑,我怀疑他可能是间谍。有的间谍乘潜水艇来到近海然后登陆,从电影里大家都看到了,是常有的事情。即使不是间谍,也是个亡命之徒。不管怎么说,他是个潜入国境者。应该通知警察署,我就去报告。”

除此之外,还有种种说法。

“间谍能穿这样引人注目的奇装异服吗?这是哗众取宠的年轻人在开玩笑。咱们大惊小怪,反而助长他的恶作剧,会使他更加自鸣得意。”

“你说是开玩笑,可他却是一本正经的呀!一定是精神失常,倒应该和医院联系一下。”

“静一静,静一静!还是让我们好好听听本人的谈话吧!”

人们不但没有安静下来,反而越吵声越大。由各处赶来的新闻报道人员争先恐后地向浦岛太郎提出问题。太郎好容易才说了话,他那古老的腔调和离奇的内容引得周围的人更轰动起来。

这才是大家所期望的人。现代人都轻浮,追求时髦,不欢迎太实际的东西。

浦岛太郎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被硬拉去应付那要命的一连串的日程安排。

早晨到某一电视台的新闻节目露面。电视广播员问他:

“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人家告诉我不许打开。”

“这越发使人感到稀奇了……”

接着到警察署受审。

“入境的目的是什么?”

“不是入境,是回乡。目的是回乡。”

审讯没什么进展,决定留待下次解决。下一个项目是神经科医生的诊断。医生说:

“在海底生活了几百年的胡思乱想把你给迷住了。这不是由于看电视中的魔,是一种古怪的病症,请让我慢慢地研究研究。不管怎么说,脑波要检查一下……”

一直忙到日落西山也没有罢休,还要硬拉着去参加电视广告节目演出的交涉,谈话,为报刊的画页拍照等等。

在这些活动中间,还要穿插什么为别人题词、宴会、税务署的人了解纳税情况、募捐、给政治运动签名,自称是亲属的人的来访。好容易挨到夜里,正要上床睡觉,却又被带到电视台去唱歌。

浦岛太郎本来预计遇到的是难以忍受的孤独,而且作了精神准备,可是现实却恰恰相反,是难以忍受的喧闹。

他最初三天是在拚死拚活中度过的;第二个三天是在应酬周围人的欢迎中渡过的;第三个三天是在挤出最后一丝力气中渡过的。到了十天头上,浦岛太郎不得不悲叹起来:

“再也受不住了,已经精疲力尽。未来几十年的生命力,在这十天里几乎全消耗尽了。我成了精神上的废人。这些天吃的是稀奇古怪的东西,呼吸的是污浊的空气,内脏也衰老了。打开龙宫仙女赠给的珠宝箱看看吧,我想它会救我的。”

太郎满怀希望地打开了小箱子,往里一看,发现里面有一只小龟。小龟对太郎说:

“我是送你回来的那只大龟的儿子。我由于好奇,偷着钻进这里来的。真是出人意料,这个社会简直太可怕了。我再也受不住了,得赶快回去。您和我一块走怎么样?我虽然小,但是论凫水的力气,并不比我父亲差。只要抓紧我,我会把您驮回去的。”

这时,浦岛太郎想起了在那令人怀恋的龙宫渡过的日子。他答应了和小龟同行,这是理所当然的。

上一篇:大头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