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上司

作者:(日)星新一

我总算能够进入这家令人神往的公司了。尽管它并不是一家历史悠久、颇有传统的老公司,但发展速度之惊人、工作成效之卓著,则是举世公认的。新产品层出不穷、源源供应社会,销售后服务也面而俱到,无微不至。

当然,说起职员的待遇,在企业界也可谓首屈一指。我之所以一心要进入这家公司,这当然是一个重要的理由。而且也还不仅仅是出于物质方面的考虑,在这个公司里,更充满着融融的人类之爱。一进公司你就会立刻亲身感受到,并非人云亦云的传说。

就职考试简直就是一场恶战,雄才辈出,竞争异常激烈。笔试还不算,还要进行口试,以便对个人性格详加了解。我当时以满腔热情一一作答。也许是看中了我这股认真劲吧,我成了幸运儿,被公司录用了。朋友们向我投来羡慕之意,而我自己心中也洋溢着自得之情。我鞭策自己:加劲干,尽我所能,竭诚努力!因为这关系到公司的发展。

我被安排到公司的一个部门里。无论是课长还是科长,看上去都是那么和蔼可亲,同事们也都一见如故。到处都充满着活力。不仅这一个社门,公司上下,无不如此。

也就是进入公司几天以后吧,科长对我说:

“工作都熟悉了吧?”

“啊,还在抓紧努力,就会熟悉的。”

“要是不着急回家,去喝一杯好吗?我请客,就算是对你的欢迎。”

“那就多谢了。”

我于是跟着科长,转了几个酒吧。在小说和漫画上,每当出现这种场面,总要把此时的话题写成是对公司内的派系之争说长道短,大发牢骚。但这位科长对此却只字不谈,只是爽朗地笑着,一个劲地向我劝酒:“痛快点儿,大口喝!”

虽然工作紧张,可是能在下班后换换脑筋,倒可以消除一天的疲劳。科长真是个令人可亲的大好人,能在这样的人手下工作,是令人心情舒畅的。我不禁开林畅饮起来,酒有些喝的多了点儿。

我们俩人又步履蹒跚地朝另一个酒吧走去。在一条狭窄的小巷里,一个迎面走来的男人被科长撞了一下。

“混蛋!干什么!”

那个人蛮横地叫骂起来。不过是碰了一下而已,谁也没怎么样,可他竟然要动手,看样子不象个好东西。瞧那架势,科长非要吃亏不可。危难当前,我岂有袖手旁观之理!

我毫不迟疑地挺身而出,对方也向我厮打过来。他的霸道行径,更使我火冒三丈。保护科长,是义不容辞的。我乘着几分醉意,狠狠回敬了他一顿拳脚。

过了一会儿,当我恢复了理智的时候,发现科长还蹲在地上。

“不要紧吧?”我问道。科长点点头。只见都个家伙四脚朝天,动也不动。科长盯住他的脸仔细查看了一会儿,说道:

“这小子又没气,又没脉,好象死过去了。”

一听这话,我吓得面无血色。摸摸那小子,果然浑身硬梆梆的。顿时,我六神无主,四肢无力。

“我惹祸了。叫急救车吧?”

“等等,不行。那会使我们公司恶名远扬,铸成无可挽回的大错。作为一个负责人,我有责任防止这种事件发生。”

“那,就这样……”

“叫急救车也晚了。算啦,你快跑吧,这里由我来设法处理好啦!”

“可这责任在我呀……”

“不,你还不是为了保护我嘛。还谈什么责任不责任的,现在是赶快处理要紧。交给我来办好啦,我的社会经验毕竟比你丰富,尽管放心。喂,快跑吧!”

“那,好吧,我走啦。”

在科长的催促下,我离开了那块是非之地。幸好街上没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家里。虽说是正当防卫,但毕竟是杀了人。酒也全醒了,整整一夜,我心烦意乱,坐卧不安。

第二天一上班,我立刻悄悄地问科长:

“那件事,后来怎么办了?”

为了不让别人听见,直到走进接待室,科长才说:

“我弄得很巧妙,谁也没看见。反正那小子也不是个好东西,让警察认为是同伙殴斗致死,也就了事了。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的。”

“可是,我总有点放心不下。”

“那大可不必。没留下任何证据能表明是你干的。再说,即使留下什么痕迹,那也只能是我在处理尸体时留下的。你不必担心好了。”

“你是怎样处理尸体的?”

“这就不用细说了吧。告诉了你,你又该杞人忧天了。再说,一旦你嘴上不严漏了风,我可就倒霉了。好啦,这件事到此结束,把一切都忘掉吧。”

“明白了。真不知该怎样感谢您,您为我费心了。当然,给科长惹麻烦的那些话,我是至死也不会说的。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您的恩德。”

我发誓道。科长丝毫没有表现出让人感恩的神情,这使我更加由衷地感激他。总算平安无事了。出事当时,我要是稀里糊涂地喊起来,围上一群看热闹的人,那么,我这一生就完了,还要连累科长,甚至给公司脸上抹黑。

一切都多亏了科长。报恩的道路只有一条:拼命工作,为科长好好干!如果因成绩不佳而导致科长降职或下台,乃至一蹶不振,那对我也绝没有什么好处可言。

我专心致志地埋头工作,什么辛苦啊,劳累呀,连想都不曾想。其结果,当然是成绩卓著,而奖金也水涨船高。虽说这不过是副产品,但奖金多也是令人惬意的事。

腰包充裕了,我开始结识了一个女人。尽管那只是偶然间在街上随便认识的,她却正当妙龄,因而关系的进展突飞猛进。这本米不失为一件快事,但到后来却使我陷入了窘境。女方向我逼婚了。

世上这样的事不乏其例。到了这一地步,我的热情开始消失了。我了解到那个女人以前早有所爱;同时,也感到自己结婚的经济条件尚不具备。我对我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心灰意冷了。可是女方却一个劲地吵着说;“要是不结婚我就去死!”弄得我束手无策。

看到我无精打采的样子,科长问道:

“你好象有什么心事?脸色可不大好,近来工作上也有些心不在焉哪。”

“不,没什么。”

“隐瞒可不好。咱们俩人之间,还有什么不可谈的吗?说说看,我可以给你参谋参谋。你这么委靡不振,我也吃不消啊。”

“是这样的……”

我于是把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科长会替我着想,这点是不用怀疑的。我是擦着冷汗,对他讲了这件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的。但科长既没有发怒,也没有发笑。

“是这样吗。好吧,我设法找那个女人替你说说看。”

“对不起,那就拜托了。”我低下头。

不知科长是怎么替我去说的。不过,从那以后,那女人倒是再也没来缠过我。我不由得想到,也许还象上次事件一样,这件事也就自消自灭了吧。这简直成为不容怀疑的事实。过后,我也曾在街上的人群中看见过那个女人。

科长该是怎样苦口婆心地开导我,又是怎样费尽心机地为我求人说项。而且,为了我这个部下,不知自己掏了多少腰包呢。我曾经婉转地向他说起过这些,而他只是说:“提这些干什么,努力工作就是了。”

真是个难得的好科长。有朝一日我提升的时候,是否也能有这种品德呢?我自己觉得好象还没这个把握。不,现在考虑这些,还为时尚早。当务之急,是为公司尽力工作。这也是对科长报恩的唯一途径。

不久,我和一个老朋友引见的人有了交往。开始并没有搞清他的来历,但很快他就露出了真面目。原来他是个称为产业间谍的家伙。他转弯抹角地来引我上钩。

“怎么样,能不能把公司新产品的秘密悄悄告诉我?至于谢礼嘛,随你要多少好了。我绝对会守口如瓶,不会给你添麻烦就是了。”

“不行,请不要再谈这种事了。”

我立刻一口回绝。真是岂有此理。我能了解到秘密,可我不能辜负科长的信赖,不能拿恩德换钞票。

而他毕竟是个产业间谍,绝不会就此罢手的。果然,没多久,他又对我说:

“请你不要把话说得这么死吧,我手里可抓着你的短处呢。”

“什么短处?”

我装作若无其事地问着,可内心却有些忐忑不安。他说:

“我有你的裸体照片!那是在一个温泉偷拍的,我可以把它公之于世。”

对这种威胁,我并不买帐。

“那没关系。很可惜,我不是女人。随你的便好啦。”

把那种照片公开,当然不是什么荣耀的事。但也不能为这么一点芝麻小事就背叛公司。如果屈服于这种恫吓,科长说不定会多么难过呢。想到这些我更加认定了,绝不能那样做。

产业间谍无可奈何,只好作罢,此后倒也风平浪静,始终没有公开什么照片。或许,照片之类的东西压根儿就不存在。

这个产业间谍的经验,倒使我从中受益不浅。那以后不久,科长委托我打探其他公司的秘密。这时,我就亮出了这一招,干得很漂亮,巧妙地运用了恫吓和收买的手段,把秘密弄到了手。虽然事属非法,手段卑劣,但这毕竟是为了公司,为了科长,科长大为高兴,我也颇感快慰。

事后我却又感到,那个公司的职员也真够可怜的,竟然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而出卖公司的秘密。他一定没有一个象我现在这样的好上司。

产业间谍再没有找上头来,这次又来了一个负有另外一种使命的人物;一个说客。他劝我到另一家公司去,至于工资和地位,保证比现在要高得多。

在别人看来,这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可我当场就谢绝了。我喜欢我的公司,这里不仅工作愉快,而且更有着恩德与情谊的联结,这是任何金钱和地位所难以取代的。如果说我已经是一个具有一定实力的人物,那也完全是由于这种环境所造成。

我回答他说:“你如果相中了我这个人才,去和科长交涉好了。要是科长答应和我一起调转,我就跟科长一道去。”这么一说,那个说客再也没登门。是被科长拒绝了,还是根本就没有去找,都不得而知。

说来倒也微不足道。大学里低年级的同学们曾向我打听:

“您的公司怎么样?如果效益好,有干头,我也想去参加就职考试。”

“谈不上好与坏的问题。可以说,在全国来看,不,就是在全世界来看,也是效益最高的公司。能进入这个公司,可以说此生无憾了。但成绩不好是别想进来的,靠人情关系,在这里行不通。”

“那么,我就努力学习,争取考上。不过,象您这样对本公司一片痴情的人可真不多见,进了其他公司的人,总是牢骚满腹的说个没完……”

世事如流,光阴似箭。在科长的关怀下,我也成家立业了。只要是科长说的话,你就相信好了,那准没错。

不久,我提升了,被任余为科长。提升当然是令人高兴的事,可更值得高兴的是前任科长又升为课长,我仍然是在他的手下工作。

高兴之余,我心里又掠过一丝不安。那就是以前一直深藏的一件心事:我对自己没有信心,不知道能否领导好我的这些部下。

这回分不清到底是谁请谁了,当我和课长对饮的时候,道出了我心中的疑虑。

“有件事想……”

课长打断了我的话,说道:

“先听我说说吧。你现在也是科长了,你必须实施一项计划,当然,这也没什么难的,我来告诉你方案,你照着办就是了。”

“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照办。要做什么呢?”

“你的部下中,有两个是新来的。你请他喝酒,让他喝得醉醺醺的,然后造成一场车祸,再让他逃跑。当然,并不是真的压死人,只是撞倒一个如同真人一样的假人而已。你要替他隐瞒这件事,把责任承担下来,再替他搞出一个圆满的收场来,他就会对你心悦诚服。必须搞得纹丝不露。有一个专门为这种演出服务的组织,已经准备好了。”

课长的说明简单明了,我立刻心领神会。同时我也骤然猜到了一件事。

“那么,我刚来的时候……”

“是的。被你打倒后装死的那个人是个老行家,纠缠过你的那个女人嘛,也是我们公司里那个组织中的一员……”

“这太过分了,作为一个人,我的尊严竟被如此玩弄……”我高声喊叫起来。课长说道:

“喂,不必发火嘛。所谓企业这个天地,就是如此严酷。要不惜采用任何手段,超过其他公司。不是也让你窃取过别人的技术秘密吗。严格地说来,如果我们一味地墨守间谍是卑鄙之徒这个信条,那么,我们公司的经营成绩就会急转直下。”

“可是,我那样做都是为了你呀。我是由于心中充满了对你的感戴和尊敬,才那样做的,那是纯洁无暇的行为。如果也把它当成一种争斗的话……”

“算啦算啦,请冷静点。要是你没有提升,又不曾对你说过这些事,那么,我们还会一如既往地愉快相处。但是,没有永恒的静止,这回该轮到你受尊敬了,这没什么不好的,考虑考虑吧。只有这样做,部下才绝对不会背叛你,也不会背着上司出卖公司的秘密。你可以放心大胆地让他工作。当然,还会有更好的办法。总之,你只要牢牢地抓住部下的心,就不会出乱子。除了我教你的,还可以想出其他方案……”

“这样说的话……”

那种方案,我是没有的;正因为没有,我才感到不安。

“如果没有点儿什么意外事件,就不会有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和信赖感。在安然无事的太平日字,只能在口头上叫喊信赖,而无切身的感受;只有面对外敌才能团结一心。传说中的四十七武士的团结,也只有在发生了松坂走廊事件才……”

课长列举例证开导我。我虽然没有被完全说服,但还是照办了。

我这是豁出去了,怎么也得干。除了这种渺茫的出路,别无办法。反正也不是真正的交通肇事畏罪潜逃,不过是用假人做戏,并不触犯法律。

决心一经下定,着手实行起来,例也颇为顺利。因为有老手帮忙,演出了一场十二分逼真的好戏。我对新来的两个部下就这样下手了。

这次的效果极为理想。他们对我的态度骤然一变,向我投来的目光中充满了尊敬。在如此融洽的气氛下,他们是不会背叛我的。它带给了我一种安心之感。

我悄悄地向课长报告了此事。

“这样一干,效果果然明显。今后的工作毫无问题,我现在有这个把握了。”课长笑着点点头。

“你这么一千,我也松了口气。这我们就成了共犯了。从前我是加害者,你是被害者,所以我常常受到良心的谴责、工作之余,我也总是温厚待人,就是为此。可是,今后我们同为共犯了,就可以比从前更亲密、更坦率。走,去干上一杯……”

来到酒吧间喝上酒以后,我发觉自己已经越陷越深而难以自拔了。虽然可以保证得到部下的信赖,但却是以对课长的惟命是认为条件的。因为课长手中所掌握的,不是假造的弱点,而是我的真正的弱点。我当了产业间谍。由于我的宣传而使后期校友中成绩优异者进了公司。连我结婚都有赖于课长的成全。我要是胡言乱语的话,那就等于自我毁灭。我现在与公司已经结下了不解之缘。

如此看来,我只有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这个公司而别无他路。但是,这也不是什么坏事。由于迫不得已而奋力工作,则会使公司得到不断发展,而个人收入也将大为可观,并且还不存在被解雇之忧。

我终于搞明白了我们公司之所以获得发展的秘密所在,摸清了公司内人们之间的关系。这些内容,恐怕在任何一本研究经营学的书中都不会找到的吧。

也许,很多人都没有去注意,所谓企业,从根本上说,不过是一个由一些共同犯菲者结成的集团。对于自己的所为不是任何人都没有感到问心有愧吗?

还不仅仅是企业,小而至于一个家庭、一个维织、一个团体、一个政党,大而至于一个国家,无不如此。既不能反其道而行之,也不能摆脱它的控制。即使得以摆脱而另图高就,也还是无济于事。他不过是加入了另一个共犯者的集团而已。

集团得以发晨的动力之源泉,也许就在于这种共犯者意识。人类迄今为止所取着的进步,难道不就是源于这种区别于其他动物的特殊气质吗?老实说,我现在也只能这样想了

上一篇:月光
下一篇:确认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