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客

作者:(日)星新一

市里,在一条繁华的大街上,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叫住了一辆出租汽车。他钻进汽车,说明了地址,车就开走了。过了些时候,司机说:

“您的住处可真远啊。”

“噢,今天喝醉了酒,乘电车回去,若是途中睡着,就要坐过站。所以一狠心,就叫了辆出租汽车,我想这样倒好些。”

“我讲点什么有趣的事,让您醒醒酒吧。”

“好啊,那很有意思,请你讲吧!最近我是什么奇闻也没有听到过。”

“我也实在是想讲出来,不讲出来憋在心里,总觉得是块心病。我真想讲一讲,希望听的人对我说,根本没有那么回事儿才好呢。”

“你说的过于神奇了。”

“的确是件神奇的事儿嘛。事情发生在一周前的一个傍晚。有一位年轻的女乘客在医院门口搭乘了我的车。不知怎的她似乎有点不舒服,当然了,她是来医院看病的嘛,总是哪里不舒眼的嘛……”

“是啊。”

“车跑了好长一段路,来到了她指点的那一家,女乘客下了车,未交车费就走进那家去了。我想她这大概是去朋友的家,马上就会出来让我拉她回家去……”

“是啊,一定是顺便来送什么或取什么东西吧。”

“可是,她一直没出来。等的时间越长,车费越要多。我看还是提醒她一下好。于是,我下了车,按了那家门口的电铃。”

“你想的真周到啊。”

“接着走出来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他问:‘有什么事吗?’我说:‘没什么事,刚才那位女乘客还没付车费呢。’对方十分吃惊地问:‘什么样的女人?’我想,他这是装傻,是想赖掉车费吗?我详细地介绍了女乘客的相貌、体形、服装以及乘车站点等等。”

“噢,怎么样?”

“刹那间,男人的脸色变得苍白,并说:‘若是这样的话,那是我的女儿呀,她七天前死在那所病院了。想必要回来看看。’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真吓人哪。”

对方也很吃惊呀,我就更不用说了。她的确搭乘了车,而且也是按她说的地点开来的。车费吗,我已经不想要了,我一心想马上回去,离开那里,越快越好。但是,我被叫住了,他按价付了车费,又额外多给了我一些钱,说什么你把我女儿的魂拉回家来了。

“哦……”

“您相信吗?”

“如果说你是编造的,那你是会不高兴。如果说那是幻觉吧,也不是,因为女儿的父亲毕竟真地出来了,”

“是啊!”

“记得这种故事好象从前听说过或者读过。可是眼前就发生了。但从经历者口中直接听到,这还是第一次。酒已经醒些了。”

男乘客叼起香烟点着了。司机开着车说:

“至今想起来全身还发抖。好象那位女乘客的面容会突然出现在望后镜中。”

“哎哎,请小心点开。车的确在颤抖。刚才谈的赶快忘掉它吧,不然又有什么办法呢。握紧方向盘,请注意安全。我是怕腿脚不稳,东摇西晃地从电车站上掉下去,才来乘出租汽车的啊。”

男乘客叮嘱后,司机说:

“我发抖还有另一个原因。”

“是吗?可是要打起精神来,要是没客人,你也许会害怕。可我现在乘着车呀。我又不会突然变成那个文人。如果能变,我真想变一下看呢。”

“客人,别开玩笑了。请您再听一下,昨晚八点左右拉了一位上年纪的男客人,有六十岁上下,象是一流公司的董事。我同他也谈了这件事。”

“以前对谁说过吗?”

“和家里人以及熟人说过,可对客人没讲过,因为没有机会,尽是些短途的客人,怕听恐惧故事的客人,带着朋友谈得很起劲的客人,看书看得入迷的客人……”

“那位老绅士正好可以谈得吧?”

“唉唉,那天方向虽然不同,但同您一样,他的去处是郊外,有充裕的时间。而且是客人先开口。他问有什么有趣的话题吗?加上我正好想谈……。

“那位反应如何?”

“他注意听着,而且还不断地赞同几句。”

“那么,他是怎样分析的?”

“分析不是那么容易的,就连我想了这么久,也分析不出什么来。那个人说:世上存在着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只说了这些吧。要是问我,我也只能这样说。”

客人点了点头,又燃起一支烟。司机接着说:

“我问了他家的地点。到了他家,那位客人不慌不忙地下了车,走进屋里。身居委职的人都是这样,自己上路不带钱,我想他家里人马上就会出来送钱并向裁表示威游。这种情况是常有的。但是我等了好久,家里人也未出来……”

“后来,怎么样?”

“我不想说了,甚至连回想我都不愿意。”

“喂喂,是你要讲给我听的,我已经听得起劲了。”

在客人的催促下,司机说:

“是啊,于是我下了车,走向正门,接了铃。一个青年人走了出来,他的表情十分奇特。我说明了原委,他的脸色变得苍白了,说那是他父亲。”

“爸爸回来,儿了的脸色为什么变得苍白呢?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吧。”

“死,死了。那天正好是死后的第七夫。据说他父亲在工作上给公司添了麻烦,悔恨自己作错了事,便在公司自杀了。时间也是晚上八点。上车的地点也正是那家公司的门前。这件事好象在报纸上有过报道。这个青年手里拿着一串捻珠。看见这种捻珠,我也不由得蹲了下来。”

“是这样吗……”

“青年给我端来了水,还带来一瓶威士忌,并告诉我说:‘掺着喝吧。真想喝个痛快。’可是我抑住了自己,没有再唱,因为醉酒开车是要被抓的。警察可不管那一套。”

“别担心了,警察要是好好调查一下,或许会认定死者是殉职的人呢。”

“客人,别打岔了。我的确是好久没有站起来。那个青年交付了车费,又给了我一瓶威士忌,大概是为父亲超渡吧。他让我回去后再喝。”

“本想聊天解闷儿!可这故事太吓人了。我的酒完全醒了。”

“听一听就吓得这样,我是亲身经历的,就是昨天的事,所以今天都不想上班了。可是在家里愁眉苦脸地呆着也不是一件好事。”

“是啊,最好还是忘掉那些,埋头工作吧。”

“这次遇到了这种事,真不知如何是好,已经够受了。”

面对颤抖着的司机,客人说:

“我倒不要紧,若是出点什么事,那是我妨碍你了。”

“别说了,若是你那样的生手,一吃惊会扭错了方向盘。即使不出车祸,神经特也会非常紧张,可是你说我的车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你开着车尽想这想那,这不是魔鬼引路吗?”

“别说了,越谈心里越不痛快。我一直以无事故而自豪。”

“不痛快吗?那么,抽支烟吧。已经不远了,烟抽完也就到了。”

“这一带是很凄凉的呀。”

“也是没办法,收入不多,积攒点工资,又借了些钱,好不容易才在这里盖了所房子。唉,从那向左拐。对,再稍微向前一点。”

车停了,男客人看了一下钱包说:

“钱不够了,我进屋去取,情稍等一会。”

男客人走进屋内说:

“喂,我回来了。”

“唉哟,喝酒了吧。”

妻子迎上来说。

“我的进级定下来了,为了庆贺,我和伙伴们一道喝了一杯。”

“那好极了,我也想干一杯。”

“那么,我也想再喝一点。不过,得先去付出租汽车费。我的钱不够了,司机在外边等着呢。”

“那么,我马上去付车费……”

“等一等,先干这几样事。首先,赶快把我的鞋收起来。是啊,还有香呢,把香点上……”

为什么?”

“结婚前,你不是演过戏吗,现在演一出戏吧。”

“可以,怎么演呢?”

“你就说我的丈夫,一个月前,在酒吧间饮酒时,心脏病发作死去了。你说我们刚刚结婚,他年轻又乐观,如果早些戒烟就好了。你除了车费外,再给司机多加一点儿。”

“为什么要干这种烦琐的事儿呢?”

“以后再详细谈,这种事目前很流行。这是那位司机想出来的。话说得很有趣,他说这些话的意思是想让你多给点小费。这是司机的意图。哟,好了,今天进级是个喜庆的日子,大大方方地付钱吧。听,门铃响了,表演开始,你要演得逼真……”

上一篇:差异
下一篇: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