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金钱和美

作者:(日)星新一

“我爱你。”

青年悄声地说。然而姑娘却支吾地答道:

“别、别开这样的玩笑!”

“不,不是开玩笑。我真爱你,从心里爱你。”

“可是我们才只见过五次面呀。”

“难道有谁规定了必须在见过几次面之后才能倾吐爱情吗?从第一次取到你的那天起,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你。只是不容易挨到了第五次见面的今天,我实在忍耐不住了。”

“我一点也不相信。”

“那,怎样才能使你相信呢?”

青年的语气是那么火热。随后他们随便闲聊了起来。

青年二十八岁左右。可以称作男人气概和潇洒风姿揉和十分匀称的美男子,而且衣冠楚楚。姑娘的年龄在二十五左右,然而……

如果说她也算作美人儿,那么她早就上电视了。然而并非如此,无论怎样放宽美人的定义来做善意的描画,她都难以称得上是美人儿。

姑娘长得很胖,从前胸到腰部,几乎是一般粗。不仅如此,那双脚也很肥大。又长着一对金鱼眼,塌塌鼻,厚嘴唇,两唇间还排列着参差不齐的龋齿。衣着也不引人注目不论穿上何等样式的服装,也毫不出色。

姑娘对此深有自知之明。所以对青年的甜言蜜语不肯轻易接受,不是没有道理的。

“适可而止吧!这类话最好还是说给别的姑娘听吧。”

“我只喜欢你,现在说起其它的姑娘,我一点都不动心。”

“喂,想笑别人,也要有个分寸,我可要生气了。”姑娘真的表现出一副就要生气的样子。她不生气时,眼神就够丑陋的了,若是一瞪眼,就更够人一瞧的。青年避开她那目光,继续说道:“随你发火好了!这样,你就会更理解我的诚意。我是真心地爱着你呀。”

“讨厌,请您不要再说了。你的话叫人悲伤。”

姑娘的声音突然变得呜咽,并且低下了头,而青年却乘机向她靠得更近了些。

“请不要悲伤!你一哭,我还怎么向您求婚呢?”

“什么?”

一听到结婚二字,姑娘不由地打了个寒噤,顿时面露难色、茫然不知所措。青年又接着说;

“请您一定跟我结婚!”

“可是,漂亮的姑娘多得很,和象我这样的女子……”

“您文静、腼腆,正是这种性格吸引了我。而其它的女人,个个都自命不凡、清高孤傲。”

他不停地、反复地说着,他每重复一句,姑娘那人为地设起的防线便被冲垮一道。她终于有些相信了。

“能得到家您这样的男子的求婚,真好象在梦境里似的。”

“别怀疑了,您不是在做梦,不信,我掐你一下。”

青年越来越亲昵,姑娘笑了。

“哎呀,别掐,痛死我了。”

“您答应了?”

姑娘答应了,谈话又前进了一步。

“如果可能,我们应当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哪怕是小一点的。我从不乱花钱,一直在积蓄。现在我有一笔相当可观的款子,够买到一所房子的吧!”

“我也攒了些钱。如果不够,请用我的。不要见外。”

“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买到一套更好的房子了。买到了用你的名字登记。”

“随您便好了。”

“那么,我就取出存款来计算一下,也让您看看,我没撒谎。”

俩人的谈话又有所进展,谈得也更具体了。他们约定好了下次见面的日子之后,便分手了。

青年即非出于好奇,亦非神经不正常,而是非常郑重其事。这就是他的事业。干事业不郑重其事是不行的。简而言之,骗婚,成了他的恶习。

社会上干这种事的并非绝无仅有。但是,多数人都将骗婚得来的钱财大手大脚地挥霍掉。而这位青年却采取积蓄的办法,把骗到手的钱全都存进了银行。

不言而喻,资本愈多,成功率愈高。把钞票往眼前一摞,就不愁接触不到女人……如果进一步说:“要是钱再多些嘛……”姑娘就会打消疑虑,完全信任地把钱全部拿出来。这样一来,“营业成绩”的确可观。钱一到手,就远走高飞。再把钱存进银行,存款额直线上升,这便是他的生活的乐趣。

尽管如此,意位青隼可也不是一个守财权。正日为做梦一般向往看有朝一日用这笔款,他才热衷于这一行道。他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同一个漂亮的女子结婚。

多次的失恋,使青年深深地体务到:漂亮的女子通常是不愿跟没钱的男人结婚的。其它一切都很顺利,而每当他坦率地说出自己没钱时,对方便和地分手。面对如此冷酷的现实地灵机一动,便开始热衷干存款,其实,这本也无可厚非。

但是,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仅有的“王牌”就是那张标致英俊的脸,他便充分地利用了这个优点。他之所以向这位似乎有钱、可又长了一副可怕面孔的姑娘求爱,就因为是盼着将来达到上述目标。而且一旦热衷于“营业”,便在对方的脸上挂一副漂亮的模样,他似乎在和一位漂亮姑娘在谈话。因此,他才表演得十分逼真。

三天后,按约定时间,青年来到了姑娘的住所。这是一间没有装饰的、朴素的房屋,也没有少女闺房所特有的那神华丽。青年暗暗地思付:她是对婚姻绝望了、一心在存款吧!然而禁止同情,他又开始营业了。他打开背包,把成叠的钞票摞在桌子上。

“瞧,这就是我费尽心机积攒下来的钱。”

姑娘也准备好了钞票,虽然比青年的少些。但要比他所想的多。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把钱摞在一起。

“我也把钱取出来了。哦,这样把钱摞在一起,就分不开了。”

“难道这不好吗?反正都是我们的钱。”

青年为事态一如即往进行得顺利而感到满意。看来姑娘真的相信了。现在更需要镇静,等把钱归整一下就可以溜了。这样做,姑娘受损,不免可怜。可是我呢,由于没钱就不能跟漂亮的姑娘结婚,不也同样可怜吗?

这时,姑娘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天真地说道;“这钱有多高,量一量好吗?”

“好的,量量吧!”

“尺子放到哪里去了?本是放在你身后那儿,也许放到杂志下面了?”

“在哪儿?在哪儿?”

青年不慌不忙地寻找。因为他知道垂成之际,更需要沉着和冷静。兴奋、不安是失败之母。然而当他找到尺子、抬起头时,眼前竟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桌子上的钱没了,姑娘也不见了。他试探着叫道:“你藏到哪儿去了?别开玩笑了,快出来吧!尺子找到了。”

没有人回答。他又连叫几声,仍然没有回音。他强压着心中的怒火,打开壁橱一看,什么也没有,更别说姑娘了。他又翻开了放在房间角落里的旧便衣箱,同样空空如也。

这样找来找去,不仅什么也没找到,反倒耽误了时间。当他慌忙跑到外面时,哪里还有姑娘的影子。

他向公寓管理人一打听,才知道姑娘已办完搬迁手续走了。虽然留下了移迁处的地址,也肯定是假的。然而青年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去找了一下,却根本就没有那么个街名。

“残酷、太残酷了。”

青年的悲伤如何是可想而知的。为了将来的幸福,忍辱负重积攒下来的钱全都被拿走了。他怎能不伤心呢?

此后,他神情沮丧,天天都在混日子。而且,再也没有重整旗鼓“营业”的劲头了。要说他现在的工作嘛,只是整日耽于酒杯之中了。

但是,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一个月后,他又结识了一位漂亮的姑娘。细高挑儿,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樱桃小口,皓齿生辉,真是一位他理想中的女子,象他梦境里的一样。而且这女子还特别主动、亲切地和他搭话。可是他却十分干脆地答道:“我是不配同你交往的,因为我没有钱。”

“哎哟,男子汉还说这样的话,太可笑了。最宝贵的不是钱,而是纯真的爱情!”

如此温柔、亲昵的话语,深深触动了青年,使他多少改变了以往的人生观。看来,美人儿之中也有心地善良的人啊!然而他还是固执地说:“可是没有钱就不能使你幸福。”

“不要再提钱了吧……”

那以后又经过了几番波折,俩人终于结合在一起了。他们的婚礼虽然谈不上豪华,但却是俩人幸福生活的开端。青年找到了一个正式而平凡的工作。现在梦幻已经成为现实,他再也没有必要去从事那种不体面的“营业”了。

然而,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他的人生会发生今天这样的变化。所以,他不由地向妻子问道:

“你为什么要跟我结婚呢?”

“因为我爱你,你是个好人!”

他的妻子只是这样回答道,便不再做声。难道会是她拿了桌子上的钱、隐身而去,不借任何代价地做了最高级的整容?

下一篇:事实